“食在广州”鱼为先,一张鱼票吃出市场经济“

  “上世纪八十年代,月末只能凭票买一两斤死了几天的冰冻‘剥皮鱼’”,潘志成感慨。“我们在广州就不一样了,个体户早上用摩托车从芳村运来活鱼鲜虾,新鲜又便宜,拿到家中还活蹦乱跳”,赖海丹庆幸。

  岭南人时常领先一步,饮食上可见一斑。

  市场的竞争也让市民有了更多选择,消费也开始变得亲民,进一步促进广州餐饮业的发展。《广州蓝皮书:广州商贸业发展报告(2018)》报告指出,2017年广州住宿餐饮业零售额以1143.24亿元的总量位居全国第一,全国人均消费200元以上的中式餐厅中,粤菜占比高达四成。

  冷链物流、宣传推介只是广州农贸产业服务体系的冰山一角。5月8日,广州正式发布《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建设实施方案》,提出以立足广州、服务湾区、联结泛珠、辐射内地为定位,以“一个标准供湾区”为原则,构建以广州为枢纽的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生产及流通服务体系,打造标准化、现代化、便利化平合,为粤港澳大湾区市场提供更多更优的食用农产品。

  讲究“意头”的广州人相信,年年有鱼(余),就是美好生活。

  【记者】柳时强

  打造“世界美食之都”也被列入议程。年初,广州市商务部门公布的《广州市餐饮业网点空间布局专项规划》中提出,2035年打造与纽约、东京、巴黎等世界一线城市齐名的,传统广府粤菜与时尚国际餐饮荟萃、特色美食出众与餐饮文化彰显的“世界美食之都”。

  外地人的到来,也带来了新颖的饮食业运营模式。不少酒楼纷纷与香港合作,率先引进了港资、香港的管理模式,装修、出品也渐渐向香港靠拢。1985年,大同酒家成为广州第一批中外合资餐饮企业,菜式选用进口材料,并首创在楼下开设自助饼屋作西点。大三元酒家则是广州首家安装电梯载客的酒家。

  记得住味道才能忘得掉价格

  特色农产品的发展,要让人记得住味道、记得住服务,价格?早被忘了。

  广州人吃鱼,不仅材料要鲜美、制作要精细,更注重服务的体验,吃出特色。

  他们都是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管理人员,年龄相仿,面对记者的发问,感受大不相同。“食在广州”鱼为先,当全国都只能吃坏掉的鱼时,广州人思考的是怎么把活鱼做出新花样。一张鱼票不小心还吃出了市场经济这条“大活鱼”。如今,广州人更是凭着这种开放创新的精神,多元经营,积极拥抱现代市场经济。

  黄沙水产交易市场也由此而生。

  市场经济的发展,让许多农副产品从小众走向大众。苏炯烽颇为自豪,建立于 1994 年的黄沙水产交易市场,从开业至今,地上永远都是潮湿的。“这是每天交易的水产品流下的。”

“食在广州”鱼为先,一张鱼票吃出市场经济“

  上世纪80年代,一大批诸如胜记海鲜饭店、信记海鲜饭店等一批民营餐厅开始崭露头角,沿江路至长堤大马路一带俨然成为了当时的商业中心,港澳以及外国商人纷纷聚集在珠江一带,附近的餐厅食肆甚至通宵营业。

  “食在广州”鱼为先。计划经济条件下,票证当道,爱吃鱼的广州人,几乎买不到活鱼。1978年12月,广州首先以水产品市场为突破口,放开河鲜杂鱼价格,成立了全国同行中第一间国营货栈——河鲜贸易货栈。随后,广州率先放开鱼塘和冰鲜鱼市场,允许计划外水产品议价成交。

  陪伴了老广20多年的黄沙水产市场,搬迁在即。苏炯烽心有不舍,但他对新市场充满期待。新市场将注入水产业文化、旅游元素等,建设国际会展中心、大宗水产品竞价交易中心、海洋文化博物馆、水产拍卖中心,集聚全球资源。苏炯烽还希望能在黄沙水产交易中心办水产交易博览会。

  【策划】胡智勇

“食在广州”鱼为先,一张鱼票吃出市场经济“

  这些酒楼在点餐方面,学习香港,随手在点心卡、点餐卡上盖章记录,不再靠数餐盘结账。此外,港资酒楼还对人员管理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与培训,服务员还分设班长、部长、楼面经理等级别,让管理可以更加到位。这让广州的餐饮经营模式更受百姓好评。

  对饮食的严苛要求造就了广州独具特色的餐饮业运营模式。

  苏炯烽很有感触,“市场一开放,消费者对水产品的质量、品质要求的提高,广州也在经营方式和体制上积极求变。”

  【统筹】陈邦明 黄颖川

  “从以前的走街串巷做街坊生意,到后来开专营店销售,再到现在火热的电商销售,升级,我们没停止过。”陈耀告诉记者,上世纪四十年代,“皇上皇”独创“三业”并举服务模式。冬季全力以赴制造腊味,夏季开设冰室业务,在春秋两季,利用腊味加工中的油料,化腐朽为神奇,制造肥皂。如今,数字经济时代,“皇上皇”通过对天猫平台数据研究发现,年轻人有猎奇心理和追捧时尚感,便研发了适合懒人经济的新产品“自热腊味煲仔饭”。

  深夜10时,满载海鲜的货柜车驶进广州西北角的一个市场,打破了这里的宁静。紧接着,货柜车鱼贯而入,3万多平方米的市场人声鼎沸。这是华南最大的水产市场——黄沙水产交易市场。

  1985年4月,广州取消了最后一张鱼票,水产市场全面开放。市场开放,各地的鱼都争先恐后地“游”了过来,广州成为全国第一个解决了“吃鱼难”的大城市。

  鱼价放开,活鱼游入寻常百姓家

  从水产品到农贸产品的全面放开,从“卖方市场”到“买方市场”,温饱问题解决后,广州人开始追求“吃好”的境界。苏炯烽感叹,一次在接待日本客商时,对方发现在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竟有娃娃鱼,大为吃惊,原来这在日本是作为皇室观赏的宠物,对方当即点名要吃这个品种。

  广州人在吃方面特别注重“鲜”,政府也积极完善服务体系。去年,《广州市“菜篮子”产品批发市场布局专项规划(2017-2020)》草案提出,加强货运枢纽与货运交通支撑,依托东洛围水产等5个集中发展区培育大型第三方冷链物流企业,完善主要品种冷链物流体系,建设现代化大型屠宰场。

  广州“不夜城”由此得名。

  常有人疑惑地问广州老字号“皇上皇”总经理陈耀:老字号,除了老还有什么特色?

“食在广州”鱼为先,一张鱼票吃出市场经济“

  摆个摊档,蹲下来就能在广州当老板

  2018广州节上,增城发布了增城迟菜心作为“地标农鲜”的品牌定位,用法国伊云水煮增城迟菜心,向全国递出了一张极具增城特色的美味食谱。依靠各种宣传和推介,增城迟菜心已形成品牌成为市场走俏的商品,百元一斤的精品迟菜心一度赶上了人参价。

  一张鱼票,广州硬生生吃出了市场经济的“大活鱼”。改革开放再出发,构建现代市场经济体系,更需要广州人能吃、敢吃的大无畏精神。

  这样的“江湖地位”,市场管理方粤恒丰水产品综合批发市场有限公司董事长苏炯烽深知,得益于广州率先开放的水产品市场。在黄沙水产交易市场,苏炯烽和记者聊起了广州水产的故事。

上一篇:广州大都市区规划将进入编制阶段 下一篇:青海通信管理局开展行政执法“三项制度”专题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