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湘生:见证深圳地铁从无到有

释放土地资源

当时国外已实施的桩基托换最大吨位仅为585吨,后来我们在百货大楼下实施截断的单桩最大托换轴力达到了1890吨。但是我们做成了这项实施难度极大的工程,也因此奠定了我国地铁建设史上桩基托换技术的基础,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。

那时候地铁施工队伍有一些是从其他城市来的,有一些原本从事铁路或其他工程施工,但即便是本地的施工单位,对深圳的土壤环境和地铁施工要求也不甚了解。所以大到环境、安全的标准,小到泥土车的要求,都要适应。

这解决的不仅是钱的问题,更是配合国家战略的问题,我们做技术的人不去琢磨,那谁来做呢?这是职业良知与社会责任

那时地铁一期工程国贸、老街和大剧院站区间隧道线路从华中酒店、百货广场、广深铁路桥、人民桥等四座建筑物下穿过,需要对阻碍地铁隧道通过的桩基进行托换。经过对8个方案的综合评选,我们最终采用浅埋暗挖法重叠隧道方案,在此之前国内外都没有类似的施工先例,施工成败直接关系到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。

深圳地铁在建设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建筑物,在复杂的地层结构中,既要建设地铁,又要保障上方建筑物的安全,不仅是中国难题,更是世界难题。在所有参建者的共同努力下,我们完成了前所未有的富有挑战性的技术难题。



深圳地铁大厦

此前,深圳地铁已经做了长久的前期筹备工作。从1992年底开始进行地铁工程预可行性研究,到1998年深圳市地铁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,再到1999年国家批准《深圳地铁一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》,同时批准深圳地铁开工建设,深圳地铁正式进入了如火如荼的建设之中。当时深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深圳地铁一期工程,并为此专门建立了深圳市地铁工程建设指挥部。

另一项技术革新在前海。

投身地铁建设

原标题:见证深圳地铁从无到有

再后来,我们完成了上百次下穿高铁线路、办公楼宇、隧道水库工程,很多在全国都是首次,许多专家都觉得不可思议,都认为是创造了历史。




建设初期困难重重

深圳晚报2019年01月16日讯 几十年来,深圳地铁从无到有,用自己的建设速度,推动了深圳发展的进程。我有幸参与深圳地铁的建设,做了一些技术创新变革和推动行业进步的事情。


就这样一个个解决了当时“卡脖子”的施工难题,但日渐逼近的截止日期还一直牢牢悬在我们头上。


陈湘生:见证深圳地铁从无到有

困难主要集中在两方面。一是地层太过复杂,著名的工程力学家孙钧院士曾经这样形容深圳的地层:在时空上随时突变、不可预见。二是相关工程管理经验的缺乏,地铁一期工程基本是摸着石头过河。


深圳敢于担当、敢于创新的精神创造了这样的奇迹,解决了地铁线位与繁华商业城区建筑物间的矛盾,为城市地铁选线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。否则在深圳这样特殊的地理条件中,只能通过更改路线解决问题,如此不但会浪费地下空间,也会导致居民出行不便。

后来我们在水流的上游打了几个井,用泵抽水排水,减少下流水量,两头作业,慢慢冻住地层开挖。


壹 

陈湘生:重塑城市,建世界最好的地下空间

地下地层复杂施工难,地上的问题也“毫不逊色”。

我接触地铁工程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。

但它成功解决了地铁安全保护区空间资源利用的重大技术难题,为前海释放了将近24万平方米的土地面积,为其建设奠定了关键基础,同样也为土地资源稀缺的深圳找到修地铁的“最优解”。

当时地铁下穿建筑物技术问题已经解决,我们就逆向思维,让建筑上跨地铁。

地铁不仅是交通工具,更是重塑城市空间的良好载体和工具,建地铁就是建城市


我们遇到了一个绝佳的时代,这个时代赋予了我们好的机遇。过去,正值国家基础设施大发展之际,我们投身于重大基础设施建设,遇到了特别多的难题,虽然艰辛,但是个人在这个过程中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前辈,秉承了把事做好的原则。

当时我们先用水泥注浆,但是依旧水流如注。后来用我在北京建井研究所掌握的地层冻结法,但是只能冻住地层上方,下方快速流动的水不断带走冷量,想尽办法都冻不住。


设计单位对深圳地层也不熟悉,造成不少设计方案不合实际,甚至在实施过程中突然需要修改,要重新走审批流程,费时又费钱,但是工程进度等不了审批程序,纳税人的钱也经不起折腾。我们当时就边开会边施工,但凡有什么问题,领导、专家、所有技术人员、施工单位、监理单位、设计单位直接全部压到现场,就地解决问题。

这不仅是钱的事,更关乎国家的战略问题,做技术的人必须担起责任,站在深圳的全局发展上看待问题、解决问题。

效能最大化地开发地下空间,拓展城市的战略新空间,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未来方向。当这些构想被一一呈现时,会改变一座城市的形态和走向。


口述地点

我刚来到深圳时,深圳地铁一期工程有几个实验站点已经完成,但还没有正式开工建设地铁线路。

但是建设初期总是困难重重。

2001年年初,我来到深圳市地铁有限公司,参与深圳地铁建设,我清晰地记得,我的员工编号是218号。

根据相关规定,地铁线路周边有一定面积的安全保护区,在这个面积内不允许有任何建筑,如此一来,地铁建设完成后,前海将有三分之一的土地空间被浪费。


陈湘生:见证深圳地铁从无到有

上一篇:深圳将出台垃圾分类地方性法规 2019年三大垃圾处 下一篇:2019华南地区独立学院排名:吉林大学珠海学院第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